遼寧分社正文

八旬老人走失 忘了自己是誰卻說出老伴名字

半島晨報 2019年11月13日 15:06

  如果有一天你老了,甚至忘記了自己的名字,你可能還會記住誰?11月9日晚,在大連市公安局高新園區公安局高家派出所,一位走失的八旬失智老人面對民警們的耐心詢問只能回答“我不記得了”,但在很長一段“艱苦的溝通”下,他說出了一個人名后感動了一屋子的警察,也幫自己找到了家……

  八旬老人在寒冷夜晚走丟了

  11月9日傍晚,天氣寒冷,一名大學生攙扶著一位耄耋老人走進高新園區公安分局高家派出所,民警趕緊上前去扶住老人問個究竟。據大學生介紹,他是在回寢途中遇到老人的,老人尋求大學生幫忙,說自己忘記了回家的路,想找警察幫忙,又找不到派出所,希望大學生能將其送到派出所。

  民警江鵬在簡單了解這一情況后,耐心地與老人交談,寬慰老人。由于當時已是傍晚,天氣寒冷,文職警員趙智達為老人端來了熱水,希望老人能暖和一些。

  在老人情緒慢慢平復后,江鵬又耐心詢問老人姓名,但老人有些不知所措地告訴民警,記不清自己名字了。“這時候,我們發現他可能是一名失智老人,”江鵬和同事們隨后開始改變聊天的方式、語氣,幫助老人回憶有用的線索。

  但實際情況很糟糕,老人一會兒告訴民警自己今年47歲,是1937年生的,一會兒又說自己只有40歲。在聽了老人前言不搭后語的敘述中,在場的民警一時陷入困頓,不知該如何幫助老人回家。由于與老人“嘮嗑”時間有點兒長,老人的情緒有些激動,江鵬等人不斷安撫,做著“艱苦的溝通”。

  忘了自己,卻說出老伴名字

  時間一分鐘一分鐘地過去,民警們通過各種警方渠道聯系走失老人報警信息的同時,仍舊不斷安撫老人并尋找只言片語的信息。

  功夫不負有心人,老人含糊不清地說出自己可能姓“王”,名字里還有個“山”字,但問其子女的名字,老人全然忘記。當不斷地重復“您老伴兒叫什么?”時,老人突然眼前一亮:“我老伴姓苑,叫苑春華!”這一下民警們松了一口氣,再和老人繼續核對名字時,老人很清楚地告訴民警:“曲苑雜壇的苑!”很快,這個比較少見的姓氏成為了帶老人回家的“那盞燈”。

  民警們經過公安人口信息網查詢比對,終于找到了老人的妻子“苑春華”,隨后又找到了老人的真實姓名“王春山”,今年81歲了,兩位老人是遼寧省錦州人,其子女有在大連工作生活的,民警很快聯系上了其大女兒。“當時這位老人不記得任何人,但能清楚地記住老伴的全名,我們屋子里的人在那一瞬間還是很感動的。”事后,民警江鵬這樣說。隨后,民警們又親自開車把老人送到了距離派出所一公里外的家里。當時,老人的家屬們已附近搜尋了2個多小時,正急得準備報警。

  老人狀態好時撕掉了聯系方式

  昨天下午,王春山老人的大女兒見到記者時,仍舊不斷地感謝著:“民警真是太厲害了,雖然都很年輕,但真的熱心負責,我爸患有老年癡呆,還不是本地人,他走丟過兩次,好在都遇到好心人了”。王女士說,為了父親的病,一家人也愁壞了。據了解,老人患這個病已經快兩年了,從最開始的時好時壞,到現在逐漸嚴重,雖然一直求醫問藥,但面對這個世界性的難題,他們能做的仿佛太少。“他的兜里揣了很多我們給寫的紙條,名字、聯系方式都有,衣服上我也給縫過名字和電話。”王女士說,當父親狀態好一點的時候,就會特別反感這些提醒,會把紙條都翻出來扔掉。

  王女士一家在小區開了個小超市,附近的商家和居民也有不少知道她父親病情的,王女士平時也囑咐大家幫忙多關注一下。昨日在小超市里,一位王女士的朋友在聽說老人全靠記得老伴的名字才找到家,一下子紅了眼圈兒:“真不容易啊!”年近80歲的苑春華老人在旁邊靦腆地笑笑:“真的嗎?真是這樣的啊?”身體硬朗,性格爽朗的她隨后笑著說:“結婚53年了,過了一輩子啦,兒女對我們也很好,我倆有福氣,可惜這兩年他病了……感謝警察!”

  王女士說,父母務農一輩子,平平淡淡生活。這兩年父親患病后偶爾脾氣非常急,尤其記不住所有人后讓母親也經常嘆氣,“這兩年他誰的名字都記不住,這次他記得媽媽的名字其實很寬她的心,解了她不少心愁。”

  榮千一 魯宏鈺 半島晨報、39度視頻首席記者王琳

山东十一选五遗漏数据